本文作者:maria.ka

干货!世界黄金协会年报:需求轻微下降,供应小幅上升!背后原因揭秘!

maria.ka 5个月前 ( 01-31 ) 143
干货!世界黄金协会年报:需求轻微下降,供应小幅上升!背后原因揭秘!摘要: ...
1月30日(周四),世界黄金协会发布《2019年全年和Q4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黄金需求轻微下降,供应方面小幅上升。2019年首饰需求下滑6%至2107吨,全球黄金ETF和类似产品的总持有量达到创纪录的2885.5吨,同比增长401.1吨,但全球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10年低点。各国央行全年储备增长650.3吨,为连续第10年净买入。黄金的工业需求同比下降2%至326.6吨,但2020年前景依然乐观。2019年黄金供应小幅上升2%至4776.1吨,金价上涨推动黄金回收活动。



2019年下半年,央行的黄金需求也出现放缓,降幅为38%,而上半年的增幅为65%。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前几个季度购买规模巨大,年度购买量仍达到了令人瞩目的650.3吨——50年来的第二高水平。ETF投资的流入与总体趋势相反。2019年前9个月,这些产品的投资势头强劲,第三季度达到256.3吨。随后,资金流入势头在第四季度减弱,流入放缓至26.8吨(同比下降76%)。工业黄金需求全年温和下跌,不过电子业的需求在第四季略有回升。黄金年供应量增长2%,达到4776.1吨。这一增长完全来自回收和对冲,矿产品产量下滑1%至3436.7吨。

图1:ETF资金流入的大幅增长,几乎与2019年消费者需求(虚线部分)的大幅下降相当



中国和印度黄金首饰需求疲软,2019年首饰需求下滑6%至2107吨


2019年下半年 黄金价格的大幅上涨削减了全球珠宝需求:年销量下降6%至2107吨。需求下滑主要出现在下半年,因为第三季度金价的大幅上涨打压了市场购买力。在2019年的最后几个月里,金价在高位得到了很好的支撑,导致第四季度黄金首饰的需求同比下降10%至584.5吨。

印度第二季度黄金首饰需求同比下降24%,第四季度同比下降17%,关键因素是:金价上涨(第三季度达到创纪录水平)、国内经济放缓以及农村需求减弱。

中国第四季度珠宝需求同比下降10%至159.7吨。在连续第五个季度萎缩后,2019年全年需求下滑7%至637.3吨。经济放缓、通胀加剧、全球贸易问题、金价上涨,以及年轻一代品味的转变导致2019年中国黄金首饰需求低迷。

图2:金价上涨和经济放缓导致印度和中国需求疲软。其中代表淡灰色柱代表印度需求,深灰色柱代表中国需求 。



2019年第四季度,金价上涨影响了整个东亚地区的需求,导致多数国家全年需求普遍下滑,包括泰国、印尼和越南。不过,日本却是一个例外,该国的黄金首饰需求第四季度同比增长4%(至5.2吨),这相当于年增长率达到3%,全年需求达到6年来最高的17吨。

中东地区的需求第四季度同比下降了2%,2019年全年的黄金首饰需求下滑了2%。2019年, 美国的黄金首饰需求连续第三年增长,增长率为2%,达到131.1吨的10年高点。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整个欧洲地区的需求普遍出现小幅下滑。2019年全年需求量同比下降2%,达到72.1吨的最低水平。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英国脱欧风波——黯淡的经济背景,以及全球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对欧洲的黄金首饰需求造成了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金价的上涨,2019年消费的黄金首饰价值增加了:以 美元计算的年度价值为943亿美元(上涨3%),为五年来最高,第四季度增长9%至278亿美元,创7年新高。

ETF黄金投资良好,但金条和金币需求相对疲软


ETF资金流入推动了年度投资需求的增长,而相比之下,金条和金币的需求则相对疲弱。

实物支持的ETF和类似产品的黄金持有量在2019年收于2885.5吨。货币政策和地缘政治推动了大部分年度资金流入,而价格上涨也吸引了动量驱动的资金流入。超低利率和持续的全球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一直是欧洲ETF投资长期增长的双引擎。

图3:全球黄金ETF在2019年第四季度创下历史新高



图4:全球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10年低点,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中国和印度这方面需求的大幅下滑。其中,淡灰色柱代表上半年需求量,深灰色柱代表下半年需求量,红线代表需求变动率。



第四季度中国的金条和金币需求再次大幅下降,加剧了年度降幅。第四季度需求同比下降35%至47.6吨,使全年总需求达到211.1吨(同比下降31%)。

印度第四季度零售投资连续第二个季度下降,年需求下降10%至146吨。2019年,印度的金条和金币的整体需求被股市冲淡。投资者的注意纷纷投向了股市,对黄金投资需求造成一定冲击。

亚洲其它地区黄金投资普遍下滑,原因是高得离谱的金价加重了投资者的负担。 美国的金条和金币需求降至20吨,创金融危机后的新低。股市的上涨促使更多投资者出售手中的金条和金币,而非增加投资。 欧洲的投资连续第二年出现两位数的下降:该地区全年零售投资总额为153.3吨(下滑11%)。

央行和机构的购金热整体依然强劲


各国央行连续第10年净买入黄金:各国央行全年储备增长650.3吨(同比下降1%),这是50年来第二高数据。第四季度增持109.6吨,同比下降34%,但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2018年的采购规模巨大。

2019年,总共有15个国家的央行增加了至少1吨的黄金储备,全球央行官方储备现在比2009年底高出5000吨,约34700吨,仅比1966年38491吨的历史最高水平低10%。

图5中颜色越深的地区,代表购买的黄金量越多,显示新兴市场继续主导着央行的黄金购买。 



图6:2019年全球央行连续第10年净买入黄金。其中深灰色柱代表净卖出(2000年-2009年),淡灰色柱代表净买入(2009年-2019年),而虚线代表平均购买量。



2019年黄金的工业需求再次下滑,随着5G技术的应用,2020年前景依然乐观


2019年黄金的工业需求再次减弱,全年该行业黄金需求同比下降2%至326.6吨。2019年第四季度该行业需求已经显示复苏迹象,同比增长1%至68.2吨。

无线领域第三季度的强劲增长势头延续到第四季度,该行业的黄金需求同比增长了30-40%。这是由全球5G基础设施部署的快速加速推动的。

虽然电子产品需求显示出复苏的迹象,但牙科行业使用的黄金继续稳步下降,2019年同比下降9%至14吨。其他工业应用量同比小幅下降2%至50吨。用于电子产品的黄金在2019年减少2%至262.6吨。考虑到该行业全年的整体疲弱,这或许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全球四个主要的电子制造中心中,只有日本的同比降幅为1.9%。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地区、韩国和美国的黄金交易量在第四季度分别小幅增长了2.8%、3.9%和1.1%。伴随着电子无线领域需求强劲增长,预示着2020年黄金的工业需求前景依然乐观。

下半年金价上涨,刺激2019年黄金供应小幅上升2%至4776.1吨


在供应方面,全年黄金供应总量小幅上升2%,至4776.1吨。黄金供应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下半年黄金价格的大幅上涨,回收黄金供应量增长11%至1304.1吨。金矿年产量略低,下降1%至3463.7吨,这是10多年来的首次年度下降。

图7:自2008年以来,矿山产量首次出现同比下降。 灰色柱代表产出量,而紫蓝色线代表产量变动情况。



2019年第四季度,回收黄金供应同比增长16%,总量达335吨。这使得2019年再生黄金的年供应量达到了1304.1吨,为2012年美元黄金价格大幅上涨以来的最高水平。

图8:作为对2019年金价上涨的回应,黄金回收量有所增加(灰色柱),黄色线代表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BMA)金价。实际上,在南亚和东亚以及中东,再生黄金供应出现了大幅增长。



2019年第四季度黄金价格平均为1481美元/盎司,这是自2013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高平均价格。虽然价格仍低于第三季度的高点,但得到了很好的支撑。以各种货币计价的黄金——包括 欧元、印度卢比和土耳其里拉——均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