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maria.ka

拉加德淡化经济下行风险,但通胀水平仍是硬伤,欧元短线冲高回落,震荡25点

maria.ka 5个月前 ( 01-27 ) 139
拉加德淡化经济下行风险,但通胀水平仍是硬伤,欧元短线冲高回落,震荡25点摘要: ...
北京时间周四(1月23日)21:30,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经济下行风险没那么显著,但通胀水平仍过低,有必要长期维持宽松。截至发稿, 欧元兑 美元冲高回落,短线震荡近25点,相对高点和低点分别为1.1108和1.1083。


欧洲央行稍早前发布新一 期货币政策,维持各项政策参数不变,并宣布启动2003年首次战略性评估。 欧洲央行将在22:30公布战略评估细节。

QE


拉加德重申,既有政策立场不变。需要长时间维持高度宽松的政策立场。若有必要,欧洲央行随时准备好调整一切可用政策工具。

增速


拉加德称,近期经济数据符合欧洲央行预设是基本情景。经济持续低速增长,制造业疲软拖累经济。经济仍有下行风险,但没那么显著了,服务业与建筑业是经济领域的亮点。

通胀


拉加德称,基础通胀率出现了一些温和上升的现象。通胀水平仍然过低,将密切监测通胀趋势。致力于通胀目标对称性。

拉加德强调,信贷供给环境依然良好,但全球不确定性、地缘风险及贸易保护主义为经济首要风险。

审查周期料将贯穿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涉及通胀目标、数字货币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多项议题。尽管拉加德的前任德拉基采取了相当激进的宽松措施,但欧元区多年来一直未能实现达到2%的通胀目标。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Greg Fuzesi表示:“对于评估欧洲央行重新考虑通胀目标是否保留了德拉基曾试图给予的关注点,周四的政策会议至关重要。”

改变价格稳定性公式


审查重点是改变欧洲央行的价格稳定性公式。(目前定义为通胀年率低于但接近2%,且高于中期利率)欧银董事会新成员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上周表示,欧洲央行应考虑制定更明确的通胀目标。

荷兰ABN Amro金融市场研究主管Nick Kounis表示:“整个通胀目标将成为中心,围绕此问题将涉及各种问题,包括如何定义目标。”

那些长期以来要求欧洲央行收水的鹰派理事们希望保持目标不变,甚至降低通胀目标;而另外一些人赞成在2%目标附近建立一个容忍区间,这将减轻欧洲央行采取行动的压力。

欧洲央行决策者德加洛近期表示:“我们的通胀目标必须是对称的,若中心目标被调整为最高目标,那么我们实现目标的机会就更少了。”

负利率政策料保留到2020年底


其他政策工具利弊也是讨论热点。利于负利率和大量购债,这些虽然可以避免通缩威胁,但付出的代价是房屋和债券价格史无前例上涨。

2019年12月份会议纪要显示,决策者对上述副作用流露出不满情绪。他们中的一些人呼吁,在计算通胀时增加住房成本权重,并考虑到家庭对物价上涨的感受看法——通胀高于官方数据。

去年12月,瑞典央行将借贷成本提高到0%,结束了实施近五年的负利率政策,也是全球第一个放弃负利率政策的央行。

这引发了欧洲央行可能效仿跟进的预期。市场认为,欧洲央行进一步降息门槛无限高企,并且有可能在2021年开始考虑加息。

但超过75%的受访经济学预期,欧洲央行2020年内将维持负利率政策不变。欧元区12月份通胀上升,但近期内尚无法彻底扭转通胀不达标的局面。

Pictet财富管理策略师Frederik Ducrozet表示:“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最大的挫败感是我们还没有听到拉加德自己的理念。我们想知道,她对自己同僚就经济前景发表的真正看法。”

总体维持对经济前景的态度


欧元区经济数据表现近期有所改善,使得经济学家们相信,这个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经受住了全球贸易争端的考验。

涵盖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主要商业活动数据显示,欧元区私营部门经济增长在2019年12月份创下近撒个月新高。近80%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欧元区经济已经触底反弹。

美国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英国有序脱欧概率大幅上升,两大可能使欧元区经济前景蒙上阴影的主要风险都减轻了。

但欧元区经济增长和通胀前景仍不容乐观,这意味着欧洲央行无法改变对经济风险面临下行的谨慎态度。

Jefferies的欧洲金融经济学家Marchel Alexandrovich说:“市场乐观情绪推动经济数据取得良好表现,这需要时间。欧洲央行至少需要六个月时间,然后再决定是否就未来政策变化发出任何调整。”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在一份研报中写道:“尽管欧洲央行将审查其战略,但我们认为政策设置不会有变化。”

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Anatoly Annenkov表示:“欧洲央行将经济前景风险评估明确变更为'平衡',现在还为时过早。”
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