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maria.ka

千五关口成金价新支撑位!特朗普对伊动武将迎来众议院表决,料将主宰市场后期命运

maria.ka 6个月前 ( 01-15 ) 158
千五关口成金价新支撑位!特朗普对伊动武将迎来众议院表决,料将主宰市场后期命运摘要: ...
1月8日,加拿大丰业银行指出,2020年黄金开局强劲,价格远高于此前每盎司1450 美元的支撑位,1500美元成为新的支撑位。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5日致信国会民主党议员,宣布众议院本周将提出并表决一项“战争权力决议案,以限制总统特朗普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结果料影响中东地缘局势和金价短期走势,投资者需对此保持关注。  



1500美元成为2020年金价新的支撑位


该行商品策略师谢尔斯(Nicky Shiels)在报告中写道:“1450美元曾是黄金新的支撑位,但现在市场不倾向看空金价,1500美元正越来越像是黄金2020年新的支撑位。”

1月7日,金价一度创下七年高点1611.42美元,因伊朗凌晨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基地发射导弹,对此前美国发动无人机袭击狙杀高阶指挥官苏莱马尼实施报复。美国的狙杀行动引发人们对中东会爆发新一轮战争的担忧从而刺激金价飙升。

不过,到了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演讲中称,伊朗对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起的导弹袭击没有造成美国人员伤亡,德黑兰方面似乎正在缓解局势。特朗普讲话缓解美伊冲突升级担忧,金价下滑近50美元回吐本周全部涨幅,一度跌至每盎司1552.30美元。 

丰业银行的分析师谢尔斯指出,美伊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可能会形成以牙还牙的报复循环,最终导致油价消化更大的供应面风险,而金价要消化更大的地缘政治风险。

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支撑金价,短期关注众议院对伊动武选择权表决


谈到2020年底黄金的走势和交易模式时,谢尔斯称,黄金将表现得非常敏感。

她强调称:“黄金的重新定价与 美联储2019年下半年的政策转向相一致,但金价上涨也包含了‘恐惧驱动因素’的潜在威胁,比如贸易、政治/地缘政治和经济增长风险的重新出现,市场已经了解到,这些情况可能在任何时间点出现。”

谢尔斯指出,相对传统驱动因素,黄金能持续不断转而对新驱动因素做出反应,这种能力再次显示其目前资金避风港的特质,对其长期前景来说也非常具有建设性。传统驱动因素包括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的消息,消极的风险偏好,以及2019年第三季度的利率变动。新的驱动因素包括美元下跌,通胀预期上升以及债券收益率曲线陡度。 
 
谢尔斯补充称,黄金也开始出现强劲的季节性资金流入,而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2020年。

她在报告中写道:“作为价格相对合理的资金避风港,黄金将适当消化新的地缘政治风险。下周,也就是1月中旬左右,全球市场才会完全回归正常。”

因避险情绪骤降,金价回落至1550美元附近,静待美众院限制特朗普对伊动武选择权表决,相关不确定性料给金价提供一定支撑,投资者需要对此保持关注。

现货黄金日线图



汇通财经易汇通软件显示,北京时间1月9日10:27, 现货黄金报1560.20美元/盎司。
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