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maria.ka

美伊略显克制,油价冲高回落!两大因素仍限制油价涨幅,但警惕冲突爆发令油价一飞冲天

maria.ka 6个月前 ( 01-15 ) 180
美伊略显克制,油价冲高回落!两大因素仍限制油价涨幅,但警惕冲突爆发令油价一飞冲天摘要: ...
周三(1月8日)亚市早盘,美油大幅一度飙升近5%,刷新8个月高位,因有报道称,伊朗对驻有美军的伊拉克空军基地发动袭击,伊朗革命卫队称向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的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35枚火箭弹,这令市场对于 原油供应中断的担忧情绪大幅回升。

不过随后美伊双方都发表了较为克制的言论,且迄今为止美伊冲突尚未对油市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因此美布两油冲高回落,目前已经跌去了日内大部分涨幅。

分析人士认为,隐含波动性较低和“恐惧溢价”相对较小也可能意味着短时间油价上涨空间有限,除非有更多利好消息传出,否则油价上涨空间仍受限。此外,特朗普的下一步举动可能对油市产生更为直接的影响,因为自2018年4月以来特朗普和伊朗每次争锋相对的举动都引发了油市的大幅波动。


美伊仍相对克制


目前 美原油已经较日高回落了近2 美元,涨幅收窄至1.07%。因伊朗在向联合国安理会的致信中称,不寻求挑起战争。


同时 美国国防部对多家媒体称,没有美军在导弹袭击中死亡。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一切都很好,现在正在进行伤亡评估,将于明天早上就伊朗问题做出声明。这令市场对于美伊双方短时间进一步爆发冲突的担忧情绪有所化解,因此这使得美原油缩窄涨幅。

对油市缺乏实质性的损害,市场部分淡化导弹袭击的影响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伊朗朝美军基地发射导弹使得地缘紧张局势升级,但是市场目前仍然缺乏实质性的影响,因此短时间重蹈2019年9月14日沙特油田遇袭后冲高回落的走势是不足为奇的。

在2019年9月中旬,因沙特遇袭导致该国的原油产量一度大幅下降570万桶/日,约占全球石油日供给量的5%,这使得美布两油一度出现近20%的涨幅,为历史最高水平,但是随后几个交易日油价持续走低,跌去了此前的所有涨幅,并随后刷新了两个月低点至50美元附近。因为市场认为短期性的因素不足以改变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同时当时市场对于国际贸易的担忧情绪处于高位,也部分消化了供应中断的影响。

目前而言,双方的总体行动仍属于克制,因此并未对当前的油市供应产生影响。同时分析人士认为,美伊双方的冲突实际上也加剧了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实际上也部分限制了原油的需求,因此这也使得油价冲高回落。

隐含波动性较低和“恐惧溢价”相对较小可能限制油价涨幅


Oilprice分析师ARTHUR BERMAN认为,在当前仍缺乏实质性发酵的情况下,仍有两大因素限制油价的涨幅。

第一个原因是隐含的波动性。

隐含波动率和油价通常呈负相关:高波动率表示较低的油价,相反,低波动率表示价格上涨的时期。尽管有例外,但是吻合度总体较高。

自2000年以来,油市最大的波动响应来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2011年阿拉伯之春起义,2014-2015年油价暴跌以及2019年9月对沙特炼油厂的袭击。

但是显然自上周以来油价波动性远不如此前几次巨幅波动的走势,也没有过去十年中大多数较小的峰值显著。


尽管随着1月3日伊朗高级将领被暗杀,这使得美原油价格突破了此前沙特油田被袭所创出的高位63.38美元,但是随后两个交易日收阴使得回吐部分涨幅。 布伦特原油在袭击当天上涨2.35美元,但是在此之前已经回落了1.91美元,这也暗示三个月的油价涨势可能已经失去了动能。


而从日内表现看,尽管美原油一度大涨5%,但是目前已经收窄至1%附近,交投于沙特油田遇袭后的63.38美元附近,总体涨幅有限。

考虑到油价仍围绕着此前的相对高点附近震荡,而非进一步大幅走高,说明近期的波动性明显下滑,这可能暗示近期油价可能处于一个相对高点附近,除非出现进一步的催化因素,否则料油价持续走高可能性不大。

第二个因素是,迄今为止产生的“恐惧溢价”相对较小。

基于相对库存,最新价格上涨仅表明WTI原油的“恐惧溢价”约为2.50美元,布伦特原油“恐惧溢价”为3.50美元。通过将2015年至2019年12月相对库存的收益率曲线与WTI现货价格比较发现,WTI应该约为每桶61美元。而1月3日的 期货收盘价为63.04美元,仅被高估了约2.00美元至2.50美元。


收益率曲线的斜率相对平坦,反映出石油市场对供应紧迫感的意识较低。这与几个月前对沙特炼油厂袭击的有限价格反应相一致。这对实际石油供应产生了直接影响。除非让市场真正感受到了供应不足的压力,否则“恐惧溢价”仍将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因而限制油价的涨幅。

较低的恐惧溢价和价格波动表明,市场可能认为苏莱曼尼被暗杀只是造成油价暂时上涨一个因素。

特朗普的下一步行动可能对油市的有影响更为直接


相比较之下,特朗普可能成为了造成油市当前局面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特朗普与伊朗的争锋相对一直是2019年和2020年油价上涨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2018年4月至10月特朗普威胁要阻止伊朗的石油出口是造成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但是随后他提出制裁豁免令油价暴跌,这令此前大量买进原油多单押注供应不足的投资者损失惨重。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情绪波动增加了本已充满风险的市场的不确定性,这是投资资金对石油持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之一。

苏莱曼尼上周被暗杀,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政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第三次成为油价上涨和下跌的关键因素。

仍需警惕冲突加剧的可能


尽管美伊的言论仍相对克制,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尚不能排除冲突加剧的风险。

伊朗使用导弹攻击美军在伊拉克的基地后,伊朗总统顾问发推文称,美军的任何敌对行为将导致地区爆发全面战争。鲁哈尼的顾问Hesameddin Ashena在推特上写道,“美军的任何敌对行为将导致地区爆发全面战争。而沙特呢?他们的命运将有些不同,他们将会得到彻底的宁静。

同时消息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会晤时表示,很遗憾地区总体局势正在恶化。

对此《纽约时报》经济学家Stanley Reed 表示,如果霍尔木兹海峡关闭,或者美国和伊朗之间的敌对行动演变成一场重大冲突,投资者可能会迅速抬高油价。

北京时间13:35,美原油现报63.36美元,涨幅1.06%。
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