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maria.ka

2020年面临两大风险主题!全球经济前景处在十字路口,黄金短线仍是对冲风险最佳工具

maria.ka 6个月前 ( 01-15 ) 130
2020年面临两大风险主题!全球经济前景处在十字路口,黄金短线仍是对冲风险最佳工具摘要: ...
分析师认为,2020年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仍围绕着地缘政治和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

Pepperstone研究负责人克里斯·韦斯顿(Chris Weston)表示:“人们之所以看涨黄金,部分原因是2019年开始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引发的避险买需,而2020年我们将会知道这些不确定性因素将指向何方。”

但韦斯顿补充说,政治的不确定性使得判断市场走向变得困难,尤其是在风险定价方面。他预计2020年市场表现将非常不稳定。韦斯顿认为:“通过降低利率以及扩表,许多央行都在透支未来的收益,这意味着未来那个时点的政策收益也将更加难以获取。”

珀斯造币厂顾问凯文·里奇(Kevin Rich)表示,未来全球许多增长不确定性都将围绕国际贸易协定和关税。这是我们在2020年看到的最大风险。”

围绕着地缘政治和国际贸易不确定性,短时间而言黄金将继续受到支撑,直到市场出现明确积极的信号。


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


分析师认为2020年最大的风险之一仍然是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

近期国际贸易担忧情绪大幅降温,对此INTL FCStone欧洲、中东和非洲以及亚洲地区的市场分析Rhona O'Connell认为:“面对中东的事态发展,加上市场对于国际贸易的乐观预期,近期市场显然淡化了国际贸易的影响。”

但是O'Connell表示,一旦出现新的不确定性因素,将会使得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忧虑情绪重燃,并对已经陷入困境的固定投资产生负面影响,尽管短时间而言这种可能性似乎很小。

另一个令市场担忧的因素目前国际贸易谈判仍缺乏细节,市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在更多的细节公布之前市场预计也将持有谨慎立场,这都在近期继续支撑金价。

美伊紧张局势


随着上周 美国刺杀了伊朗的高级将领,这使得美伊关系达到了冰点。

O'Connel表示,地缘政治风险主要集中在中东,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说,如果伊朗对美国采取报复行动,美国将对52个伊朗地点实施攻击。

与此同时,伊拉克上周日投票决定驱逐美军,而美国也威胁要对伊拉克实施制裁。另外 ,伊朗周日宣布将放弃铀浓缩的限制,这意味着维持数年的伊核协议再次成为一张废纸。

FXTM首席市场策略师侯赛因表示,“在国际贸易担忧情绪缓解,投资者对于英国脱欧前景有所改观之际,2020年应该被认为是全球经济复苏的一年,上周发生的事件无疑使这一前景处于危险之中。投资者将继续持谨慎立场,以等待伊朗可能采取的报复行动。这可能不是一个立即的事件,而是一个旷日持久的事件,投资者在确定其投资组合的风险时需要仔细考量。”

受此影响, 现货黄金此前一度刷新近7年高点至1588 美元上方,市场仍需继续留意相关事件的进展。

美国总统选举


2020年市场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风险是将于11月3日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

澳新银行集团(ANZ)在其2020年展望中表示,由于美国总统大选将直接影响金融市场,因此需要对其进行密切监控。

澳新银行高级商品策略师Daniel Hynes和商品策略师Soni Kumari写道,“有几种可能的结果,我们看到市场动荡的空间。这将为避险资产在2020年的运行创造条件。”

他们认为,美国总统大选有可能加剧对美国衰退的担忧。渣打银行分析师库珀表示:“我们仍然认为,美国大选的范围也可能成为2021年全球经济的关键转折点。”

不过凯投宏观首席美国经济学家Paul Ashworth指出,美国大选更有可能影响股票市场,而不是实体经济。

Shworth表示:“我们听到很多关于所谓的进步民主党候选人在初选前人气上升的消息,比如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我仍然不相信,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成为总统必然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财政刺激终归是财政刺激,任何实施更大规模刺激措施的政党都将在短期内推动经济增长。”

凯投宏观资深经济学家安德鲁·亨特(Andrew Hunter)表示,尽管参议院不会通过对于特朗普的弹劾,但是这有可能损害其胜选的机会,并给像伊丽莎白·沃伦这样的进步民主党候选人留下空缺。

亨特表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的前景意味着沃伦对于美国经济不一定是个坏消息,但是沃伦对银行,科技公司,制药和能源部门的计划可能会打击股市。” 

考虑到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可能会对全球经济走向和股市前景产生巨大影响,这可能也会部分吸引黄金买盘以对冲可能存在的风险。

全球经济增长


市场在2020年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全球经济前景。分析师表示,尽管到了2019年末对于经济前景的担忧情绪不及2019年年中那般强烈,但是市场存在的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会导致这种情绪快速升温。

经济衰退忧虑在2019年中期达到最高水平,当时收益率曲线自2008年以来首次倒挂。这种现象通常被许多经济学家视为衰退即将到来的标志。

宏观环境有望在2020年出现改善,包括第一阶段的中美贸易协定,改善的经济数据以及全球货币政策放松的影响。

库珀说:“随着人们感受到全球货币政策放松的影响,2020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企稳的信号。我们看到全球央行在2019年发表了一些鸽派的意外消息。这将总体上为增长提供一些支持。”

“我们对2020年的全球增长预测从2019年的3.1%上升到3.3%。2019年是各国央行进入宽松周期并带来一波鸽派惊喜,我们预计美国或全球经济不会在2020年陷入衰退。随着降息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尽管效果存在一年的滞后,但是预计2020晚些时候将会感受到降息给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

Pepperstone研究负责人韦斯顿补充说,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想说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可能在10%至15%左右,这相当低,我们在经济趋势中看到的一切都表明,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小。”

但总部位于亚洲的金融服务集团野村证券(Nomura)在其年度展望中表示,即使我们可能会在2020年看到复苏,但这将是一个“脆弱”的过程。

“我们预计世界GDP的增长将在2020年稳定在3.1%,从表面上看,这一增长是脆弱的,美国(由2.3%跌至1.8%)的增长将减弱, 欧元区(从1.1%跌至0.9%)和日本(从1.0%跌至0.2%)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O'Conne表示,2020年剩下的主要问题是仍有约17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券。 她补充说:“我们不太可能看到所有负收益债务都回到正数空间。”
阅读
分享